您好!欢迎您浏览牧灵圣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导航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牧灵圣经首页 >> 圣经培训 >> 圣经诠释 >> 浏览文章
创世纪——第十章 诺厄的后代
来源:思高推广中心 作者:思高学会 日期:2015年03月28日 访问次数:
第十章 诺厄的后代

洪水过去之后,大地一片荒凉,天主在祝福诺厄及他的三个儿子之餘,命令他们 要生长繁殖(创 9:1),重新充满大地。天主这个命令的实现,给了作者写作第十 章的机会。作者在这裡的用意就是在说明,果然人类再度佈满大地。故此学者多 称本章為古代民族分佈图。在这裡两种文件的混合并立,清楚可见。就是活泼生 动的雅威卷及呆板冷静的司祭卷。本章基本上所利用的是司祭卷,雅威卷较少, 只偶然出现。古代的民族由於交通不便,知识缺乏,对外族所知者甚少,故此亦 大都没有兴趣讨论其他民族的事蹟。只有后期的希腊人,基於好奇及求知的欲 望,曾儘量走遍天下,以求认识其他民族的风俗和习惯,藉此更能夸耀自己高度 的文化,视他人為蛮夷。因此圣经在这裡所记录的这个古代民族表,可说是绝无 仅有的一个古代文件。就连向来被称為文明古国的埃及和巴比伦,都未曾出现过 类似的文件。作者在这裡视诺厄為全人类的第二始祖,大水后的一切民族都是由 他而来的。不过,如果我们注意一下这个民族列表的内容,我们会发现作者只记 载了白种及黑种民族,我炎黄子孙,竟榜上无名,更提不到印第安人了。由民族 的分佈我们可以断定作者的地理知识,只限於近东地区,因此是非常狭窄有限的 地域。对其他许许多多的民族及比较遥远的地区,作者一无所知。

就如我们说过,作者著书的首要目的不是写歷史也不是地理知识,更不是科学文 化,却是為了宗教和神学的目的,在这裡亦不例外。在一切的民族中,作者特别 注意到以色列要居住的地区,以色列的地位和价值。天主在这许多的民族中惟独 拣选了以色列作為自己的「首生子」(见出 19:4, 5)。在这之后又三番五次地向圣 祖们重复:世间一切的民族都要因以色列而得享天主的祝福(创 12:21)。同样的 这个观念亦多次见於先知们的著作中;圣保禄亦然(宗 17:26)。

本章的民族列表虽然不是科学的作品,却也有不少為人类科学非常有用的消息。 作者為记述这个民族名单所用的方式,是圣经中屡见不鲜的族谱方式(见创 36 章编上 1、2章)。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亲属关係,大都来自语言的同一系统、地区 的接近,或人种的相似等。因此在这些族谱上所说的「生」,即某人「生」了某 人,要採取较為广阔的意义,不可按字意作狭意的解释。我们可以想像作者曾费 了不少心血,将一些非常古老的遗传名单,加以分门别类的整理,而作成相当可 观的民族分佈图,虽不是尽善尽美,却也算是差强人意。

1-5节 耶斐特的子孙
1. 以下是诺厄的儿子闪、含、和耶斐特的后裔。洪水以后,他们都生了子孙。
2. 耶斐特的子孙:哥默尔、玛哥格、玛待、雅汪、突巴耳、默舍客和提辣斯。
3. 哥默尔的子孙:阿市革纳次、黎法特和托加尔玛。
4. 雅汪的子孙:厄里沙、塔尔史士、基廷和多丹。
5. 那些分佈於岛上的民族,就是出於这些人:以上这些人按疆域、语言、宗放 和国籍,都属耶斐特的子孙。

司祭文卷因為是比较客观冷静死板的记载,所以族谱一类的东西多见於这个文 中。作者先按照惯例的次第,说出诺厄三个儿子的名字(见创 5:32; 6:10; 7:13), 将耶斐特放在最后。但是如今在陈述他们的后代子孙时,却由此最后一人开始。 这种作法的原因可能是由远而近的既定原则。这种原则可能是根据两个事实,就 是作者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集中在以色列民族身上,此一观念贯彻全部圣经。如今 所论及的是以色列的祖先,是以作者先由距离以民地区和血统较远的民族开始, 渐渐退缩至以色列民族的祖先亚巴郎。

这裡所指出的子孙名字,看来似乎是个人的名称,但实际上不少却是民族的名 字。而这些民族名称又多与他们所居住的地区名有关或相同。但要想证实这些民 族的歷史,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哥默尔民族位於小亚细亚的北方,此名曾见於 楔形文件,似乎就是则 38:6所说的哥默尔民族。玛哥格也是个北方的弱小民族 (则 38:2; 39:6),可能曾出现於阿玛尔纳文件中。玛待民族数次见於圣经中的记 载,曾是个举足轻重的民族(列下 17:6; 18:11依 21:1等);他们的地域位於亚述 的东方山区,以厄克巴塔纳為首都。雅汪所指的希腊,或者更具体地说是希腊人 的一个支族约尼克人,他们也居於里狄雅沿海之滨,也就是小亚细亚的西边沿海 地区。於公元前五四七年為波斯人所消灭。突巴耳是基里基雅附近的一个民族, 数次為圣经所提及(依 66:19则 27:13; 32:26; 38:2; 39:1),也就是属赫特民族的 提帕耳人,或亚述民族的塔巴耳人。默舍客是本都地区的民族,靠近黑海居住。 提辣斯是爱琴海中的一批海盗民族,是希腊民族的一个分支。以上是耶斐特所生 的儿子,或由其子所產生的民族。

作者只提到耶斐特第一及第四个儿子的后代。哥默尔的后代:阿市革纳次是欧洲 中部的民族,只一次出现於圣经(耶 51:27),亦见於亚述及希腊文件中。黎法特 (编上 1:6)是个微不足道的民族。托加尔玛是敍利亚北方的一个民族,曾於敍 利亚、赫特文件及圣经中出现(则 27:14; 38:6)。

雅旺的后代:厄里沙有人认為就是塞浦路斯岛,曾於圣经中出现(则 27:7);另 有人主张是巴比伦及赫特文件中的阿拉西雅人。塔尔史士是西班牙西南方的一个 土成市和民族名,多次於圣经中出现(列上 10:20依 2:16耶 10:9咏 72:10)。基 廷数次见於圣经(户 24:24依 23:1, 12耶 2:10),是塞浦路斯岛的一个沿海地区名。 多丹是洛多海岛上的居民。
耶斐特的上述后代子孙及他们所產生的民族,佔据了一片相当大的地区,这个地 区主要是小亚细亚的北部和西部,一部份居於地中海沿岸(见依 11:11则 26:18; 27:3, 6, 7)。

6-20节 含的子孙
6. 含的子孙:雇士、米兹辣殷、普特和客纳罕。
7. 雇士的子孙、色巴、哈威拉、撒贝达、辣阿玛和撒贝特加。
8. 雇士生尼默洛特,他是世上第一个强人。
9. 他在上主面前是个有本领的猎人,為此有句俗话说:「如在上主面前,有本领 的猎人尼默洛特。」
10. 他开始建国於巴比伦、厄勒客和阿加得,都在史纳尔地域。
11. 他由那地方去了亚述,建设了尼尼微、勒曷波特城、加拉
12. 和在尼尼微与加拉之间的勒森(尼尼微即是那大城)。
13. 米兹辣殷生路丁人、阿纳明人、肋哈宾人、纳斐突歆人、
14. 帕特洛斯、加斯路人和加非托尔人。培肋舍特人即出自此族。
15. 客纳罕生长子漆冬,以后赫牡寸、
16. 耶步斯人、阿摩黎人、基尔加士人、
17. 希威人、阿尔克人、息尼人、
18. 阿尔瓦得人、责玛黎人和哈玛特人;此后,客纳罕的宗族分散了,
19. 以致客纳罕人的边疆,自漆冬经过革辣尔直到迦萨,又经过索多玛、哈摩辣、 阿德玛和责波殷,直到肋沙。
20. 以上这些人按疆域、语言、宗族和国籍,都属含的子孙。

含有四个儿子:雇士、米兹辣殷、普特和客纳罕。雇士:由於他的一位后代是巴 比伦的尼默洛得,故此有人认為雇士就是久居巴比伦的一批强悍民族,数见於圣 经(依 11:11; 20:3-5约 28:19等),但学者的说法甚不统一;另有人谓应是厄提 约丕雅的祖先。米兹辣殷在圣经中层见叠出,是埃及地区和人名,亦出现於楔形 文件中。普特见鸿 3:9,就是现今的索马里亚,位於红海之滨。客纳罕是巴力斯 坦地区的民族,以色列人由他们手中夺取了天主所预许的福地。

雇士有五个儿子,组成后来的五个民族。这些民族大都居於阿剌伯半岛。五个儿 子中的两个,即舍巴和哈威拉,亦见於闪的后代中(21, 25-29节),其原因我们 无法知悉。舍巴数次见於圣经(咏 72:10 依 43:3; 45:14),它居於阿剌伯半岛的 甚麼地方,无法证实。哈威拉亦是阿剌伯半岛的居民(2:11节)。撒贝达只在此 一次出现,是阿剌伯半岛南部的居民。辣阿玛(则 27:22)亦是半岛的南方居民。 撒贝特加与前数民族居於同一地区。在上述雇士的儿子中,辣阿玛有两个儿子, 即舍巴(列上 10:1, 2, 10 依 40:6 则 27:22; 38:13 咏 72:10等),位於阿剌伯半岛 的西北地区。另一个儿子是德丹,此名亦见於圣经(创25:2,3 依21:13, 14 则25:13; 27:20; 38:13),居於半岛的厄拉绿洲地带,是个知名的部落。

至此是单调枯燥的人名陈述,在这裡却忽然出现了两节( 8, 9节)有趣的记载, 是与上下文颇不和谐的体裁。故此学者认為是雅威文件的出现。尼默洛得是以前 未曾提及过的雇士的儿子(8节),是亚述地区的一个民族(米 5:5),有人认為 他就是巴比伦神话中的基耳加默士,是位英雄人物,為厄勒客城人,被巴比伦人 尊為战争及狩猎之神。是亚述眾国王的代表,具有一切亚述国王应有的优点,即 是强人,又是出色的猎人。他克服了巴比伦,在那裡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因為他 是强而有力的国王,是歷史上的知名之士。故此不少学者将他与哈慕辣彼国王相 提并论。他的国土扩展至巴比伦东南的厄勒客,是古代最重要的名城之一。阿加 得也成了他的领土之一。阿加得是叙默尔文化的继承者。这些都是史纳尔地域的 名城重镇。尼默洛得更继续向外发展,除了亚述,在那裡建立立了四座重镇:尼 尼微是圣经中的知名大城,它奢华淫乱,犯罪多端(纳 3:4; 4:11鸿 3:1)。后来在 亚述王散及黑黎市时代(公元前第八世纪),成了亚述帝国的首都。这裡有国王 亚述巴尼帕耳所建立的著名巨大的图书馆,為近代的考古学者所发现。尼尼微位 於底格里斯河的东岸,面对现今的莫苏耳城,皆位於伊拉克境内。勒曷波特城, 是尼默洛得在亚述地区所建的第二座城,但它的位置却至今未能发现。加拉城在 楔形文件上被称為加耳胡城,亦 9位於底格里斯河的东岸,在亚述之南。勒森城 的位置和歷史,至今无法证实。

雇士的第二个儿子名叫米兹辣殷,他有七个后代,且都是不同民族的创始者:路 丁人,圣经上称他们是埃及法郎的助手(耶 46:9 则 27:10; 30:5),是小亚细亚地 区人。阿纳明人,除了这裡的消息之外,我们对这个民放毫无所知。肋哈宾人, 就是圣经上所说的利比亚人(编下 12:3; 16:8 鸿 3:9等)。纳斐突歆人,大概是 埃及地区的一个民族,位於尼罗河三角洲地带。帕特洛斯人是帕特洛斯地方人(依 11:11耶 44:1, 15 则 29:14; 30:14)。加斯路人,不知何许民族。加非多尔人,按 一些古译本及教父的意见是卡帕多细雅的居民;但现代的学者,多主张他们是克 里特岛的居民的一个分支(耶 47 亚 9:7)。这些人多次在圣经上出现,曾是以色 列民族多年以来的敌人。

在客纳罕的后代中共列举了十一个名字:漆冬,曾於阿玛尔纳文件中出现,是腓 尼基地区的古城,在圣经上常与提洛相提并论(依 23:4则 28:20)。这个名字有 时代表腓尼基人(民 18:7 列上 5:20; 16:31)。赫特人(创 15:20; 23:5, 10, 18, 20 等),是圣经上屡见不鲜的民族。他们发源於叙利亚北部的巴格斯考,距土耳其 的蕃湖不远,是目前考古的胜地。耶步斯人亦数见於圣经(创 15:19-21 申 7:1 苏 9:1),他们同赫特人及阿摩黎人原居於圣地的山区地带(户 13:19),并且佔据 着耶路撒冷;它直至达味时代才落入以民手中(苏 15:8, 43 列下 5:6等)。阿摩 黎人(创 15:21 则 16:3等),在亚述巴比伦的文件上被称為阿幕鲁人,他们居住 在幼发拉的河的西部地区。基尔加士人(创 15:21 申 7:1 苏 3:10),居於腓尼基 地区。希威人是在圣经上不时出现的民族,大概是游牧民族,故此於不同的地点 出现。例如舍根(创 34:2)、基贝红(苏 9:3)、厄东(创 36:2)、赫贝龙(苏 11:3)。 阿尔克人,他们原居於特黎颇里附近的一个名叫阿加的地方,目前已是一片废 墟。息尼人在楔形文件上被称為息雅奴人,亦出现於阿玛尔纳文件中,以及亚述 的年鑑上。责玛黎人是苏木尔城的居民。哈玛特人是哈玛达地方的居民,屡见於 圣经(列下 14:28; 18:34; 19:13等);也是亚述帝国所征服的一个重镇(列下14:28; 18:34 依 38:13 亚 6:2)。以上是客纳罕所生的后代,他们滋生繁殖,移民他方, 所佔据的地区由中间的漆冬开始(15节),直至革辣尔(创 20:1; 26:4, 6等),再 向迦萨的东南及贝尔舍巴的西部地区发展;迦萨自古以来就是个重镇,可说见於 一切古代文件之中,它位於雅法的南方约七十公里处,曾是培肋舍特人的五个首 都之一(民 6:4, 21 撒上 6:17)。索多玛、哈摩辣、阿德玛及责波殷诸城,皆位於 死海的东南沿岸上。至於肋沙,却是个不太容易确定的地区。有人谓就是苏 19:47 所说的肋笙地方,為丹支派的人所佔领。它好似位於巴力斯坦东北的某一地区。 如此作者陈述了客纳罕及他的子孙所居住的地区,及说明了它境内的重镇和所有 的边界。

21-32节 闪的子孙
21. 耶斐特的长兄,即厄贝尔所有子孙的祖先闪,也生了儿子。
22. 闪的子孙:厄蓝、亚述、阿帕革沙得、路得和阿兰。
23. 阿兰的子孙:伍兹、胡耳、革特尔和玛士。
24. 阿帕;革沙得生舍拉;舍拉生厄贝尔。
25. 厄贝尔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培肋格,因為在他的时代世界分裂了;他的 兄弟名叫约刻堂。
26. 约刻堂生阿耳摩达得、舍肋夫、哈匝玛委特、耶辣、
27. 哈多兰、乌匝耳、狄刻拉、
28. 敖巴耳、阿彼玛耳、舍巴、
29. 敖非尔、哈威拉和约巴布:以上都是约刻堂的子孙。
30. 他们居住的地域,从默沙经过色法尔直到东面的山地:
31. 以上这些人按疆域、语言、宗族和国籍,都属闪的子孙:
32. 以上这些人按他们的出身和国籍,都是诺厄子孙的家族;洪水以后,地上的 民族都是由他们分出来的。

作者在述说闪族的歷史之前,先作了一个简单的引言,谓闪是厄贝尔一切子孙的 祖先,又是耶斐特的长兄(21节)。有人谓本章的 2-23节是司祭文件的传授,21, 24-30却是雅威文件的风格。闪虽然是诺厄的长子,却被作者置於最后,目的是 的歷史。而其他一切的民族将完全被淘汰而去。21节中的厄具尔就是希伯来民 族的前身,是亚巴郎的别名(创 14章),也是埃及人对以色列人的称呼(9创39:14, 17; 41:12 出 1:16; 2:6)。有人认為厄贝尔(希伯来)同哈比鲁一名有关,按阿玛 尔纳及埃及文件哈比鲁原是客纳罕地的游牧民族,他们强悍善战,到处扰乱定居 民族的安寧;曾被赫特人用為僱佣军人。但是经后代学者的证实,这些哈比鲁人 不可能是希伯来人的祖先。因為时代及他们活动的地区都有太大的差别。他们於 公元前二十世纪出现於小亚细亚,十六世纪於幼发拉的河的东岸,到了十一世纪 却活动劫掠於西乃旷野。既然上述的意见已被否认,於是有人退而求其次。认為 希伯来人原是哈比鲁民族的一个支派或部落。因為哈比鲁的意思就是连合、联盟 之意,故此是哈比鲁的联盟民族。但是希伯来民族的来歷还未被解决,究竟谁是 希伯来人?因為没有科学的歷史证据,学者便以民俗传统来加以解释,认為他们 是此处厄贝尔(21节)的后裔。厄贝尔的意思是「彼方」的人,就是来自幼发 拉的河彼岸的人(创 15:18; 21:21 出 23:21)。因此苏 24:2, 3谓:「从前你们的祖 先亚巴郎……住在大河那边事奉别的神明,我将你们的祖先亚巴郎从大河那边召 来,领他们走遍客纳罕全地」。因此希伯来(厄贝尔)一名,很可能就是指来自 幼发拉的河那边的人而言;而且原来不是只指一个民族,却是一切由河那边过来 的民族而言。不过这个普通的名词,渐渐失去它广泛的意义,而成為一个民族的 专用名词。

闪的子孙中有厄蓝,这个民族和地方名,位於美索不达米亚的东部地区。他们过 去与闪语系的民族过从甚密,因此在这裡被划成闪的子孙。他们是属於印度伊朗 种的民族,在楔形文件上载有关於他们的记录。亚述也尸於闪语系,具有闪族的 文化背景,不过他们在歷史上却受过不少含族上 9化的影响;所居住的地区在底 格里斯河的东岸。阿帕革沙得是个仍未被证实的民族,是以关於它的来龙去脉我 们毫无所知。路得的歷史亦不太清楚,有人认為他们与含族的路丁人(13节) 同為一个民族。又有人谓他们与路丁人无关,是向来定居於幼发拉的河及底格里 斯河中间北部地区的民族。阿兰是游牧於叙利亚及阿剌伯旷野之间的民族;所讲 的语言属闪语系西部的方言,与客纳罕语相似,而客纳罕语又是希伯来及腓尼基 语文的母语。到了公元前一千多年,这个民族受到敌人的攻击,而纷纷逃亡至幼 发拉的河及西部地区而被分散。阿兰有数个儿子:伍兹屡见於圣经(创22:21; 36:28 约 1:1 耶 25:20),大概是居於依杜默雅及阿剌伯半岛的一个民族。但另有 人却认為他们原居於巴力斯坦的东北地区。胡耳也许就是胡肋,是约但河的发源 地,但这只是无凭无据的臆测。革特尔也许就是革苏尔的别名,但其来歷不详。 玛士也是个非常模糊的民族和地区,学者的解释仅是聊胜於无的说明,不足為 信。阿帕革沙得按圣经的记载是舍拉的父亲(24节),舍拉又是厄贝尔的父亲。 关於前面两人,我们一无所知。关於厄贝尔见 21节。
波斯湾的地区和民族,实情如何?无人确知。至於这个名词的民俗解释,圣经认 為它与「分散」、「分裂」有关(25节);是说在他的时代世界人类开始了分散、 移民的行动。约刻堂是厄贝尔的第二个儿子,学者认為此名与阿剌伯半岛的卡堂 民族有关,事实上亦非不可能。因此紧接着记述了他的后代,都是些南方的阿剌 伯民族。

阿耳摩达得是个不能证实的地区。舍肋夫则可能同哈匝玛委特同是现今也门的哈 得辣慕特地方。耶辣有人认為同阿剌伯语的耶辣克同意,即「月亮神」之谓。哈 多兰是个不详地方。乌匝耳可能是也门的阿匝耳地方。狄刻拉无法证实。敖巴耳 也许是也门的阿比耳。阿彼玛耳,不知其详。舍巴亦见於含的后代中(7节), 大概就是也门的巴人。敖非尔虽屡见於圣经(列上 9:28约 22:24依 13:12等), 却不能确定其歷史,据传说是盛產黄金的地方。哈威拉亦见於含的后代中(7 节),约巴布被视為厄东的国王(创 36:33, 34),另一个同名的人则是玛冬的国王 (苏 11:1)。以上所述都是约刻堂的子孙及他们所居住的地区。作者虽然给我们 指出了他们居住地区的界限,却仍然使人不知道适从,不敢确定。他们开始向外 发展的中心地点是默沙。默沙使人想到波斯湾一个名叫默色内的地区,圣经称其 為玛萨(创 25:14 箴 31:1),或者是亚述年鑑所记载的,位於阿剌伯半岛东北部, 靠近波斯湾的一个地方。他们向色法尔发展。色法尔好似是也门的一个地名;「直 到东面的山地」(30节)。这又好似是上述诸民族的东方边界。可惜这个地区完 全无法证实,故不能确定。

最后两节( 31, 32)是双重的结论。第一个结论是关於闪语系的诸民族所作的, 第二个则是关於全世界、全人类的民族分佈所写的。这第二个结论是说世间一切 的民族,都是由诺厄的三个儿子来的。其实这种说法已见於前(9, 19节),因此 是重复的说法,是两种不同传统的明证。

由本章所述,我们注意到,作者在陈述世界各民族的来歷时,强调他们皆来自诺 厄及他的三个儿子,因此将诸民族之间的关係,描写成家族亲属的关係。而且除 了尼默洛得一名之外,其他一切的民族名字,都同时是他们所居住的地区名。这 个民族列表是个平民化的传统说法,因此与科学无关。所以也就不必见怪,虽然 我们确知客纳罕是闪语系的民族,作者在这裡说他们是含的后代。厄蓝虽然属伊 朗印度种族,在这裡却成了闪的后代。由此可知,在述说民族的分佈时,作者更 注重各民族的地理位置,而不太重视他们的血统关係。至於这裡所描述的地理观 念,大致说来是颇為正确无误的。作者记述了约七十种民族,可惜有些颇為重要 知名的民族,作者竟完全没有提及。例如:阿玛肋克人、摩阿布人、厄东人及阿 孟人等就是。其原因可能是因為这些民族的形成时代较為迟后之故。作者将全人 人、希腊人、罗马人,甚至於我们中国人,向来视非我种族的民族為化外的野蛮 民族,是番人,是鬼子。但是惟有以色列民族基於上主对他们的特别宗教啟示, 视全人类為同出一源的姊妹之邦。它们的中心是上主天主,因為只有他是惟一的 真天主。虽然如此,以色列的作者亦显明的指出了天主救恩计划的淘汰原则。一 切与上述计划没有直接关係的民族都被作者淘汰。

综观上述,我们可以说,各民族的分佈是:北有耶斐特的后裔,南有含的后裔, 在二者之间有闪的后裔。因此作者主要是根据地理的形势而分佈了古代民族所居 住的地区。既有这种事先规定的原则,自然在陈述上会有些矛盾及不合事实的现 象,已如前述。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创世纪——第九章 天主与诺厄立约
下一篇:创世纪——第十一章 人類分散普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