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浏览牧灵圣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导航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牧灵圣经首页 >> 圣经培训 >> 圣经诠释 >> 浏览文章
创世纪——第九章 天主与诺厄立约
来源:思高推广中心 作者:思高学会 日期:2015年03月28日 访问次数:
第九章 天主与诺厄立约

这裡重新刻划出上主救援计划的路线,就是透过人类的新始祖诺厄来完成的救 援。
1-17节 人类復兴

1. 天主祝福诺厄和他的儿子们说:「你们要滋生繁殖,充满大地。
2. 地上的各种野兽,天空的各种飞鸟,地上的各种爬虫和水中的各种游鱼,都 要对你们表示惊恐畏惧:这一切都已交在你们手中。
3. 凡有生命的动物,都可作你们的食物;我将这一切赐给你们,有如以前赐给 你们蔬菜一样;
4. 凡有生命,带血的肉,你们不可吃;
5. 并且,我要追讨害你们生命的血债:向一切野兽追讨,向人,向為弟兄的人, 追讨人命。
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因為人是照天主的肖像造的。
7. 你们要生育繁殖,在地上滋生繁衍。」
8. 天主对诺厄和他的儿子们说:
9. 「看,我现在与你们和你们未来的后裔立约,
10. 并与同你们在一起的一切生物:飞鸟、牲畜和一切地上野兽,即凡由方舟出 来的一切地上生物立约。
11. 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以后决不再受洪水湮灭,再没有洪水来毁灭大 地。」
12. 天主说:「这是我在与你们以及同你们在一起的一切生物之间,立约的永远 标记:
13. 我把虹霓放在云间,作我与大地之间立约的标记。
14. 几时我兴云遮盖大地,云中要出现虹霓,
15. 那时我便想起我与你们以及各种属血肉的生物之间所立的盟约:这样水就不 会再成為洪水,毁灭一切血肉的生物。
16. 几时虹霓在云间出现,我一看见,就想起在天主与地上各种属血肉的生物之 间所立的永远盟约。」
17. 天主对诺厄说:「这就是我在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的生物之间,所立的盟约 的标记。」

如今已到了「雨过天晴」的明朗时刻,上主对人类的惩罚已成过去,上主的正义 已获得补偿,可怕的洪水已不復见,如今是重整一切的时候。於是硕果仅存的诺 厄及他劫后餘生的儿子,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诺厄要成為再生人类的始祖。以 的人既受到惩罚,原先与天主美好的关係可以重新建立起来了。这裡既是人类的 重生,所以作者用了天主祝福第一对夫妇的话来降福新生的人类(创 1:28)。接 着天主赐人管理一切动物的权柄,一切的家畜和野兽都在人类的手中,為人类服 务工作,并且供人肉食。因此动物大都害怕人,见人就要逃走:「都要对你们惊 恐畏惧」(2节)。天主在这裡宣佈了,人类比禽兽要高贵,因為人是有理智和思 想的动物,是天主的肖像;禽兽却不然,因此对人见而生畏,牠们虽然有的力大 无穷,却抵不过人类的巧计,所以只有逃走、躲避。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对禽兽 握有生杀大权(见肋 26:25申 19:12)。创 1:29為了表示一种理想的原始太平,将 人类和走兽说成是只吃蔬菜和青草的动物。如今环境好似业已改变,开始有了弱 肉强食的斗争。人类為了自身的生存,开始宰杀禽兽。现在人类不只吃食青菜, 而开始吃肉;只是不能吃血,因為血是生命的象徵和所在处,是直接属於天主权 下的东西,故人不能触动。但是有些古代的民族却相信,藉着血才可以与自己的 神明密切相连。因此,血成了敬邪神不可或缺的东西。很可能也是因為这个缘故, 梅瑟禁止以民吃食动物的血,免使他们陷入邪神的敬礼(肋 17:10-12)。也就正 是基於这种宗教神学的理由,今后的梅瑟法律上,屡次警告人民不要倾流或吃食 血液,这个传统的观念在以民心中已是如此的根深蒂固,直至耶穌的新教会建立 起来之后,宗徒还以隆重的方式禁止安提约基雅的信友吃食动物的血。而我们知 道安城的信友,大都是由外教回头的。為了避免使初期的犹太信友见他们吃食动 物的血而见怪(宗 15:29见则 33:25, 26),才禁止他们吃动物的血。

除上述洪水之后的禁令外,还有一个更為严厉的命令,就是不准倾流人的血。谁 倾流人的血,将人杀害,天主要向他讨债,并且要血债血还。就连动物虽无理智, 如果杀了人,也要為人偿命(5节)。这个禁令的理由非常简单,只有天主是人 生命的主宰,因此也只有天主才有权夺取人的性命。这个生命是如此的宝贵,甚 至野兽都需要受罚偿命的(出 21:28)。人生命如此宝贵的原因,是因為人是按照 天主的肖像和模样而受造的(6节)。由此可见这个禁令纯粹基於宗教的理由(见 创 1:26)。本来「血债血还」是最原始的自然规律,是人类社会还没有发达,还 没有国家组织,没有政府时代的基本法律,尤其居住在旷野中的牧民,对这条没 有明文规定的律例,更是谨遵不违。可惜人们的通病是在不知不觉中很容易走上 偏激和矫枉过正的路途,因而造成层出不穷的乱杀或狂杀,结果怨怨相报,再无 终了之日。於是到了申命纪的时代,便建立了各处的避难城,目的在约束胡乱杀 人的陋习,保护那些在无意中误杀他人的兇手(申 19:1-13见出35:9-15; 21:12-14)。这种「血债血还」的条例,在一些原始民族的社会中至今犹存;而 且是為了维持社会安寧不可或缺的法律。作者在这裡将这条原始社会中的自然法 律放在天主的口中:「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6节),以示这条法 律的重要性及其宗教性质。其实这个禁令远在加音杀亚伯尔记述中就有了,只是 在那裡是雅威卷的记述,而这裡则是司祭卷的传授。
天主在再次命令洪流餘生的人类,要「生育繁殖,在地上滋生繁衍」(7节)之 后,许给人类今后会永远在大地上居住;今后再不必為了生存而惊惶失措,因為 天主不再用洪水惩罚人了。天主要同人类和走兽建立盟约。订立盟约这个观念在 司祭卷中屡见不鲜。现在与人类订立的盟约,目的在许给人类,天主不再用如此 严厉可怕的手段来惩罚人类。在这个盟约的订立上,只陈述了天主的许诺,没有 提到人的责任。本来盟约的订立是需要两方面同意的事。在这裡没有提到人的同 意和责任,可能一来因為这实际上是天主对人的特许鸿恩,是人求之不得的;二 来因為这个盟约的对象不但是人,而且连动物也包括在内了,意即动物同人类将 有同样的命运。双方订立盟约的时候,习惯上总是共同设立一种标记。例如割损 是天主同亚巴郎立约的标记(创 17:11)。这种标记又应当是一种有形可见的东 西,使人一看就知道是订立盟约的结果。这次天主与诺厄立约的标记是「云间的 虹霓」(13节),亦是人与天主和好的标记;是天主的怒气业已消失,是人再无 洪水灭顶的祸恶的标记,是和平的标记。我们现代的人当然根据科学的常识,知 道彩虹是日光折射所造成的结果,并不是天主特别安放立约的标记。但是在古代 的人见到如此美丽的景象,由於不知其所以然,便立即归功於天主,认為是天主 大显慈祥的奇蹟。但它也是為提醒天主的标记,使天主忆起他同人类所订立的盟 约(16节)。这自然是拟人的说法,不过这对当代的人是非常有效和具有吸引力 的说法。

18-29节 诺厄的儿子
18. 诺厄的儿子由方舟出来的,有闪、含、和耶斐特。含是客纳罕的父亲。
19. 这三人是诺厄的儿子;人类就由这三人分佈天下。
20. 诺厄原是农夫,遂开始种植葡萄园。
21. 一天他喝酒喝醉了,就在自己的帐幕内脱去了衣服。
22. 客纳罕的父亲含看见了父亲赤身露体,遂去告诉外面的两个兄弟。
23. 闪和耶斐特二人於是拿了件外衣,搭在肩上,倒退着走进去,盖上父亲的裸 体。他们的脸背着,没有看见父亲的裸体。
24. 诺厄醒了后,知道了小儿对他作的事,
25. 就说:「客纳罕是可咒骂的,给兄弟当最下贱的奴隶。」
26. 又说:「上主,闪的天主,应受讚美,客纳罕应作他的奴隶。
27. 愿天主扩展耶斐特,使他住在闪的帐幕内;客纳罕应作他的奴隶。」
28. 洪水以后,诺厄又活了三百五十年。
29. 诺厄共活了九百五十岁死了。

关於诺厄的儿子,在这之前已数次提及过了,这裡重新以更為详尽的记述说明诺 厄的三个儿子,其目的好似在準备下一章的伏笔,就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分佈情形 次文明的开始,就如在这之前陈述了君音的后 9代如何创造了文明一样(创 4:17-24)。作者再次将自己同时代的社会经济生活情形,利用在人类开始的时 代。我们知道农业的出现,在人类歷史上是新石器时代的事。作者特别提到了农 业中的葡萄园,原来在巴力斯坦,自古以来葡萄园到处可见,圣经上亦多次提及 (创 49:11苏 24:13民 9:11列上 4:25依 5:1欧 10:1咏 80:9);而葡萄树的培养, 据学者的意见是亚美尼亚地区的贡献。诺厄的方舟正好停留在亚美尼亚的阿辣辣 特山区。

种植葡萄树自然是為了酿酒,於是诺厄喝醉了酒。其实作者只是利用这个机会, 使诺厄在这个机会上发生他对其后代子孙的祝福和诅咒。就如依撒格及雅各伯一 样(创 27:27, 28;49:1等)。作者用了诗歌的体裁发表了诺厄的祝福和诅咒(25-27 节)。闪、含、耶斐特是三个儿子的名字,这三个人就是后来分佈天下各民族的 始祖。诺厄在对儿子的祝福和诅咒中亦说明了这些民族未来的命运。

含的后代有两种民族,都与以民发生过关係,即埃及和客纳罕人。他们也就成了 圣经中屡次提及的民族。虽然圣经记载以色列民族在埃及受到了欺压及对出离為 奴之地(埃及)的事蹟,圣经上曾大事渲染,但事实上天主的选民同埃及向来保 持良好的关係。因為在困苦艰难的年代,埃及向来成了以民的避难之所,向选民 伸出援助之手。因此申命纪上曾有记载说:「你一生不可憎恨埃及人,因為你曾 在他们国内作过侨民」(申 23:8)。埃及也的确是以民梦寐以求的理想去处,在旷 野中以民不知有多少次抱怨梅瑟,不应将他们自埃及领出来;圣经却不止一次禁 止以民重返為奴之地的埃及(申 17:16)。虽然如此,圣经本身对埃及并无太大的 反感。相反的,对客纳罕地的居民,却表示了势不两立的敌对态度,一定要将他 们剷除净尽而后快。究其原因,是因為他们对天主的选民具有重大的危险,如果 他们存在,以民会跟随他们,与他们同流合污,而背弃自己的天主,发生宗教和 伦理道德的危机。由此我们可以明瞭為甚麼作者将诅咒含及其后代(埃及和客纳 罕)的话放在诺厄的口中。当以民终於在达味和撒罗满的君主政权时代完全佔领 和统一了客纳罕地区和人民之后,才真正应验了诺厄对含的诅咒,含成了以民的 奴隶(列上 5:13-18编下 2:16)。

闪是以色列民族的始祖,是未来默西亚要出生的民族,是以圣经上不时有「他们 要成為我的民族,我将是他们的天主」的说法。
耶斐特的原意就是「扩展」,作者用他的名字保证天主要赐与他许多恩惠,不但 使他扩展自己的土地,而且还赐给他许多其他的财富。原文上作者在陈述天主与 耶斐特的关係时,用了「厄罗音」来指示天主,对闪的关係上却用了「雅威」, 以证天主与以色列子民所独有的特殊关係。在这之后,作者便要给我们报告全世 界各民族的来歷。
外教人认為葡萄的来源是神明的杰作,这种观念也许亦见於客纳罕地。作者故意 将诺厄醉酒失态的事记录在这裡,多少有点讥讽的意味,使人不要不顾酒量,因 為酒能使人在他人面前出乖露丑而不自知!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创世纪——第八章 水灾停止
下一篇:创世纪——第十章 诺厄的后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