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浏览牧灵圣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导航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牧灵圣经首页 >> 圣经培训 >> 圣经诠释 >> 浏览文章
创世纪——第十二章 亚巴郎的历史
来源:思高学会 作者:思高推广中心 日期:2015年03月28日 访问次数:
第十二章 亚巴郎的歷史


本章资料的主要来源是雅威传授,故此生动活泼,但其中也有几节是司祭文卷的 作品,尤其是关於族谱部份的记述(4:5节)。有人谓创第十二章是天主救恩计划 的基础。在这裡天主寻找一个民族使它认识并保存和传授对惟一真神的信仰。因 為洪水灭世之后的人类,又在开始败坏,敬礼邪神偶像,又在巴贝耳塔开始趾高 气扬地目空一切。
1-8节 天主召叫亚巴郎
1. 上主对亚巴郎说:「离开你的故乡、你的家族和父家,往我指给你的地方去。
2. 我要使你成為一个大民族,我必祝福你,使你成名,成為一个福源。
3. 我要祝福那祝福你的人,咒骂那咒骂你的人;地上万民都要因你获得祝福。」
4. 亚巴郎遂照上主的吩咐起了身,罗特也同他一起走了。亚巴郎离开哈兰时, 已七十五岁。
5. 他带了妻子撒辣依、他兄弟的儿子罗特和他在哈兰积蓄的财物,获得的僕婢, 一同往客纳罕去,终於到了客纳罕地。
6. 亚巴郎经过那地,直到了舍根地摩勒橡树区,当时客纳罕人尚住在那地方。
7. 上主显现给亚巴郎说:「我要将这地方赐给你的后裔。」亚巴郎就在那裡给显 现於他的上主,筑了一座祭坛。
8. 从那裡又迁移到贝特耳东面山区,在那裡搭了帐幕,西有贝特耳,东有哈依; 他在那裡又為上主筑了一座祭坛,呼求上主的名。

亚巴郎的被召,可说是以色列歷史的正式开始。作者已清楚的说明,人类并没有 因為洪水的惩罚而痛改前非,停止作恶,却反而变本加厉的為非作歹,远离上主 天主!因此天主不得不另谋他途,希望找到一个忠实可靠的民族,藉着这个民族 来保持对自己的纯洁敬礼,并将自己的啟丕传授给整个人类,以期顺利完成天主 救恩的计划,好使那许多走上邪路歧途的民族获得救援,而不至於永远丧亡。於 是天主召叫了亚巴郎,令他离开自己生长的故乡,去到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在 那举目无亲毫无掛虑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去接受天主赋予他伟大的使命。这 个使命,关係着全人类的生死祸福。他父亲死亡后(创 11:32),他再也没有任何 牵掛了,便自由轻鬆的去完成上主的使命。他仍旧过着半游牧的生活,带着他的 全家大小,装载着用具和帐幕,赶着羊群、驴和骆驼,离开了他的第二故乡哈兰, 向着南方的客纳罕进发,那裡是天主指示他要去的地方。天主对亚巴郎的召叫, 令他远走他方,对亚巴郎来说不能不算是个莫大的牺牲;但天主同时也向他作了 大方的许诺和祝福,他那个小小的家族,要变成一个伟大强盛的民族天主要特别 降福它,赐给它无数的恩惠;而亚巴郎本人将是他子女后代获得祝福的泉源(2 节)。亚巴郎毕竟是个人,要他去一个完全孤立无援的陌生地方,他的心理上是 无一失地走向天主令他前去的地方,因為时时有天主和他在一起。基於盟约,天 主有责任随时保护他,必要时,还会替他向敌人进攻追击。不过,这还不是正式 的盟约,而只是由天主而来的许诺,「我要祝福那祝福你的人,咒骂那咒骂你的 人」(3节)。换句话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亚 巴郎的确也仗恃着这个信念,泰然无忧的走遍了整人个客纳罕地。有了上述的保 证,天主好似仍然意犹未尽地更强调说:「地上万民都要因着你获得祝福」,换句 话说,地上万民都要祝福你,并且以能够与你发生关连為荣。这裡所说当然是指 默西亚时代而言。这种说法,尤其更清楚地见於眾先知的言论中(依 19:24; 61:9 匝 8:13),而在同一创世纪中亦屡见不鲜(创 18:18-19; 22:18; 26:4; 28:14),足见 在作者的脑海中,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神学观念。事实上亚巴郎在天主拯救人类的 计划中,的确是除了耶穌基督之外最重要的一个人;不但真正是以色列民族的祖 先,也是所有基督信徒的信德之父和模范。德训篇的作者曾关於亚巴郎作过如下 的言论:「亚巴郎是万民的大父,对於光荣,没有人比得上他。他遵守了至高者 的法律,又同他订立了盟约」(德 44:20)。天主对客纳罕地所施予的特别祝福, 事实上已是原始福音,以及天主祝福诺厄和闪的初步实现和应验。

圣祖在受到天主的鼓励之后,便有恃无恐地走上前往舍根的路途。圣经说与他同 行的还有他的姪子罗特。罗特按圣经的记载是摩阿布及阿孟人的祖先。我们知道 在公元前两千年间,曾有中东区大疯狂的移民运动。这时就有一大批曷黎人穿过 敍利亚进入了客纳罕地,居住在舍根及赫贝龙地方,那麼很可能亚巴郎及其家族 就是移民运动中的一批人。他们听命随着大眾的潮流,向着南方进发,目的在寻 求更好的生活环境。舍根可说是客纳罕地的中心地带,是圣祖及其家人和牲畜停 留的第一站。「摩勒的橡树区」(6节),是客纳罕人敬神的地方,曾多次见於圣 经(苏 24:25, 26 民 9:37)。古代的民族惯於在树木丛生的地方敬神问卜,因為青 绿的树木是生命的象徵,被认為是神明的恩赐及神明乐意居住的地方。因此后来 的以民不准在树木之下敬拜上主,因為那是邪神巴耳及阿市托勒特的居住之所。 舍根位於厄巴耳及革黎斤二山中间山脚下。所说的「当时的客纳罕尚住在那裡」, 应与下一节相连,是说就是这个客纳罕人居住的地区,要在天主的安排之下被赐 与亚巴郎和他的后裔。作者的意见在强调和说明,的确是天主自己将客纳土地所 有权赐给了以色列民族。这块土地原属客纳罕所有,但他们自己也曾是一批闪族 的入侵者,只是比以色列民族早了一点。这是天主第一次以明显确切的方式,将 客纳罕地赐与以民。此后天主还要三番五次的重新许诺(创 13:15, 17; 15:18; 17:8; 26:3; 28:13; 35:12)。天主亲自显现给亚巴郎,还向他作了大方慷慨的许诺,自然 是件大事。所以亚巴郎為了纪念这与他本人和后代非常有关的大事,就在那裡给 天主修建了一座祭坛。今后的数位圣祖,每次蒙受了天主的啟示后,总是要建立 祭坛以资纪念的(创 26:25; 35:1, 7)。圣经上虽然没有明言,我们可以确信,亚 牲畜并倾流牠的血作為奠祭。至於建筑祭坛的地点,圣祖们亦多仿效客纳罕人的 作风,惯於在一棵大树之旁,就如此处在一棵橡树之下。这也是圣祖们所修建的 第一个祭坛;下一个将在贝特耳。不久之后,圣祖离开了舍根,带着他的亲人和 家畜,向着南方的山区走去,於贝特耳及哈依之间的山区牧放自己的羊群。贝特 耳意谓「天主之家」。远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已有人烟在此。北国的第一任国王 耶洛贝罕為了阻止北国的百姓南去耶京,在贝特耳修建了圣所,设立了金牛犊(见 列上 12:32, 33)。自此贝特耳成了北国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先知们曾对这个圣所 加以攻击,并将它的名字改成贝特阿文(亚 5:5 欧 4:15; 10:5)。贝特阿文的意思 是「虚幻之家」。哈依原是个知名的重镇,远在公元前两千年左右,便完全毁於 敌人之手,只剩下一堆巨大惊人的乱石,至今犹存。亚巴郎在贝特耳「呼求了上 主的名」意即在那裡向上主奉献了祭品(见创 4:26)。圣经没有提及在这裡曾显 现给亚巴郎,这裡是天主向圣祖雅各伯显示的地方( 创 28章)。
附录: 上主对亚巴郎的恩许
上主不但召叫了亚巴郎,并付予他一件艰鉅伟大的使命,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慷慨 的许诺,这个许诺对全世界的人类,不论是旧约或新约时代的人类,都有着密切 巨大的关係。事实上这裡天主与亚巴郎所订立的还不是一个正式的盟约,而是纯 粹的许诺,或谓恩许。关於这一点,圣保禄已作了清楚的说明(罗 4:13, 14)。天 主要藉着这个许诺,要求亚巴郎接受天主特殊的使命,同时自己要尽力保护他, 照顾他,赐予他眾多的恩惠。天主要亚巴郎以充满对天主听命的信心,前往天主 指定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客纳罕圣地。天主数次重复了这个许诺,最隆重严肃的 一次见於第二十二章。在那裡天主竟以起誓的方式,许下要善待亚巴郎及他的后 代子孙(创 22:12, 13)。由於依撒格曾在他父亲亚巴郎的安排之下,甘心作為祭 品奉献於上主,他亦获得了同样的恩许。并且这个恩许藉着他下传至其他一切的 后代,就是传至雅各伯,再由雅各伯传至自己的十二个儿子。这十二个儿子是未 来以民十二支派的十二祖先,因此全以民都获得了上主的恩许。当全体以民在埃 及受迫害的时候,天主忆起了自己向亚巴郎所作的许诺,所以决意要拯救他们(出 2:24)。当天主召叫梅瑟,令他拯救以民,领导他们出离埃及时,天主向梅瑟发 言的口气是:「我是你父亲的天主,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 主」(出 3:6, 7)。这裡天主明言他要拯救以民的理由是天主与圣祖们所作的许诺 以及后来所订立的盟约。后来每当以民背弃上主的盟约,反抗上主,為非作歹时, 天主立即震怒,不惜以沉重的手打击以民。以民的领袖梅瑟便立即出来求情:「求 你(天主)纪念你的僕人亚巴郎、依撒格和以色列,你曾指着他们起誓说:我要 使你们的后裔,像天上的繁星那样多;我所许的那整个地方,必赐给你们的后裔, 叫他们永远佔有」(出 32:13)。梅瑟知道為使自己的祈祷获得天主的垂允,最保 梅瑟的这个手法,果然非常灵验。天主立即收回他惩罚的手,再度善待以民。

基於天主所作的许诺以及同圣祖和百姓所订立的盟约,天主也多次警告恐吓了百 姓,使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好好遵守上主的盟约,对天主的诫命奉令维谨,天 主要惩罚他们他而惩罚的方式便是将他们自福地赶出去,使他人来佔据福地。这 个福地是天主在订立盟约时许给以民的恩赐。由此可见以民的整个歷史是与天主 对亚巴郎自始所作的许诺,及与以民百姓所订立的盟约分不开的。以民在歷史上 果然由於不遵守盟约受到天主的惩罚,被打发到遥远的地方去过充军的悲惨生 活:「当我与他们作对,将他们迁送到他们仇人的地方以后,他们未受割损的心, 必会谦卑自下,要心廿情愿受罚赎罪;我也要想起我同雅各伯所结的盟约,想起 同依撒格同亚巴郎所结的盟约,也想起那地方来」(肋 26:41, 42)。由此可见天主 在与以色列的关係上,常是由於以民不守盟约,而受到惩罚,却也為了盟约而停 止惩罚。

歷代的以民也确实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每当他们呼求上主时,总是惯用天主所喜 悦的名称: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编上 24:18 艾 13:15)。 依撒意亚先知為了鼓励百姓用心遵守上主的盟约,提醒他们是自那块巖石上(亚 巴郎)凿下来的(依 51:2, 3)。在圣母及匝加利亚的讚词上也特别提到了天主与 以民订立的这个牢不可破的盟约(路 2:55, 74)。圣保录强调一切信仰基督的人 们,就是一切在信仰上模仿亚巴郎的人们,都是天主恩许的子女,是天主恩许的 继承者。这个曾经向亚巴郎所作的恩许,在耶穌基督的身上,完全正式的应验兑 现了。
9-20节 亚巴郎南下埃及
9. 以后亚巴郎渐渐移往乃革布区。
10. 其时那地方起了饥荒,亚巴郎遂下到埃及,寄居在那裡,因為那地方饥荒十 分严重。
11. 当他要进埃及时,对妻子撒辣依说:「我知道你是个貌美的女人;
12. 埃及人见了你,必要说:这是他的妻子;他们定要杀我,让你活着。
13. 所以请你说,你是我的妹妹,这样我因了你而必获优待,赖你的情面,保全 我的生命。」
14. 果然,当亚巴郎一到了埃及,埃及人就注意了这女人实在美丽。
15. 法郎的朝臣也看见了她,就在法郎前讚她美丽;这女人就被带入法郎的宫中。
16. 亚巴郎因了她果然蒙了优待,得了些牛羊、公驴、僕婢、母驴和骆驼。
17. 但是,上主為了亚巴郎的妻子撒辣依的事,降下了大难打击了法郎和他全家。
18. 法郎遂叫亚巴郎来说:「你对我作的是甚麼事?為甚麼你没有告诉我,她是 你的妻子?
19. 為甚麼你说:她是我的妹妹,以致我娶了她作我的妻子?现在,你的妻子在 这裡,你带她去罢!」
20. 法郎於是吩咐人送走了亚巴郎和他的妻子以及他所有的一切。

亚巴郎為了获得行动上更大的自由,得以无拘无束地牧放他们的羊群,而不与人 争,便向圣地的南方迁移,先去到人烟稀少的乃革布地区。这裡虽然雨量较少, 青草不多,却地区广大,行动自由。它自迦萨和贝特舍巴辗转至卡德土旷野,但 是到了乃革布之后,不久就发生了严重的旱灾。本身已是非常乾燥的地区,又逢 乾旱之灾,自然使人和牲畜在这裡完全无以為生。这种情形大概圣地的南方屡次 发生,当地居民习以為常。每有旱灾时便向南方的埃及走去,那裡向来是巴力斯 坦居民的避难所。在那裡不但可以找到食水、草料以及人生不可缺少的乾粮,而 且遇有政治迫害时,逃往那裡也会得到保障。尼罗河所造成的三角洲地带,是埃 及富饶的粮仓,故此是难民所往的地方。在埃及出土的壁画彫刻上,可以清楚的 见到这种向埃及逃难的情景。亚巴郎也就是跟随大批逃难的人群,走向南方的埃 及。依撒格亦曾想去埃及,到了雅各伯时代,又得举家南迁。由此可见圣地的旱 灾是屡见不鲜的。但是以色列人不能久居埃及,这对他们的宗教生活有莫大的危 险,天主愿意他们时常在上主赐予他们的福地上居住,因此在申 17:16记载:「不 可许他(以民君王)养许多马,免得他叫人民回到埃及去买马,因為上主曾对你 们这样说过:你们不可再回到那条路上去」。其实大批的难民突然成群结队、络 绎不绝的拥向埃及,為埃及本身也是个非常难以负荷的重担。这种情形在任,何 时代和地区都可能发生,这更是我们这个战乱时代耳闻目覩的事实。因此歷代的 法郎不断加强边界的防卫,阻止难民进入埃及,正如今天各国之所為。这种景象 亦於出土的壁画上出现。大批的埃及军人岗卡,在边界上检查蜂拥而至的难民和 他们的羊群。勒令他们离开埃及地区。这是三、四千年的事,现在亦然。越南和 高棉的难民,就是邻近泰国的不速之客,给人造成非常不安的局势而不能不被拒 於大门之外。

亚巴郎是半游牧民族,其文化程度要远较埃及的文明邦国為低。再加单人匹马去 到那陌生之地,自然心理上不无戒心,害怕受人欺侮;尤其使他放心不下的,是 他的妻子撒辣依,是个美丽非凡的女人,害怕不但会被人抢去,自己还要遭受杀 身之祸。所以他请求自己的妻子,要向人声称,她是亚巴郎的妹妹。亚巴郎这种 作法是否有必要?撒辣依已是六十五岁的女人,是否真还貌美动人?是否会有杀 害亚巴郎而掳劫他的妻子据為己有的事?亚巴郎的作法是否舍情合理?这一切 似乎都无关紧要。作者在此提及上述的事实,是天主对亚巴郎特别的召选,藉亚 巴郎的后代要完成救援的事。事实上亚巴郎称自己的妻妹妹,好像是在说谎,其 实不然。因為亚巴郎同撒辣依的确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创 20:12)。古代绝大多数 的民族是准许同父异母的兄妹结為夫妇的。埃及人甚至亲兄妹可以结婚同居。阿 不可这样,不要作践我!……请你向君王说明,他决不会拒绝我属於你的」(撒 下 13:12, 13)。由此可知,同父异母兄妹之间的婚姻,在以民之间是许可的。这 就是亚巴郎与撒辣依的关係。虽然梅瑟法律禁止了这种婚姻,但似乎并未发生太 大的效果(肋 18:9)。至於亚巴郎為保全自己的性命,不惜将自己的妻子交出来, 这种作法,自然按我们现在的福音伦理来判断,是完全不对的。因為这无异是令 他的妻子与人通姦。但是作者并没有顾及这些,他的脑海中只有天主对亚巴郎特 别的照顾和保护。事实上天主也的确特别保护了他们二人,使他们不但无殃,还 受到了优待。这也正是圣经的作者所不时强调的一点,就是天主自己在时时处处 非常细心地照顾圣祖的一切。

同样抢劫撒辣依的事再度见於创 20章。许多圣经学者大多相信,是同一事蹟的 重复记载。只是雅威卷将它的发生放在法郎的宫殿内;厄罗音卷却将它置在乃革 布地区革辣尔国王的家中。当时撒辣依应是六十五岁的妇人了,看来似乎没有可 能再使埃及法郎对她垂涎。前面我们说过,圣经上的数字是非常靠不住的,也都 没有数学价值。另一方面,可能作者故意渲染撒辣依的美丽,有夸张之嫌。亚巴 郎只顾自己保命,不顾妻子的贞洁,在当时重男轻女的东方,似乎是习以為常的 事。我们不应以现代的眼光去判断古人的作為。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观点,当 时人们就以為生命比贞洁更為宝贵,所以活命要紧。同样的情形会见於圣经的其 他部份(创 19:8民 19:25)。再说旧约时代的妻子就好似丈夫的财產(出 20:17), 因此天主或圣经的作者并没有因此责斥亚巴郎的作法,却惩罚了抢劫人妻的法郎 ,使他遭受了灾殃。圣经没有说明法郎受了甚麼惩罚。

法郎:是埃及国王的称呼,意谓「大寓所」、「大住宅」。意指国王所居住的雄伟 宫殿;由宫殿而转指居住其中的主人,犹如今日所号称的「白宫」。这个名词出 现於公元前第十四世纪,按中国的用法应作「埃及国王陛下」。法郎一词在圣经 中多次出现(创 40-47章 出 1、2章 列上 3:1; 9:24)。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创世纪——第十一章 人類分散普世
下一篇:创世纪——第十三章 亚巴郎回客纳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