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浏览牧灵圣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导航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牧灵圣经首页 >> 圣经培训 >> 圣经剧本 >> 浏览文章
浪子回家
来源:基督徒网站 作者:教会 日期:2012年05月31日 访问次数:

人物:父亲、浪子、大儿子、仆人、张三、李四(张。李系浪子酒友)、酒店老板娘。财主婆(浪子放猪的主人)

第一幕 分家

大儿子:(挑担上可表演动作)父亲经常教导我,做人要勤劳,要守本分。我和佣人一起生产,一年四季,日日如此。

(放下担子)

大儿子:我干了大半天的活,可弟弟还在家偷懒,弟弟年纪小是应该照顾,父亲也疼爱他,可弟弟越来越不自觉。这付担子我一个人挑得出100斤力,如果弟弟来分担,我只需化50斤力气,对,快叫弟弟出来。兄弟!兄弟!

浪子:(懒洋洋,睡意未醒上)阿哥,喊我有什么事?

大儿子:阿弟,阿哥挑不动了,你来帮个忙吧。

浪子:阿哥,父亲家中富有,又有众多的佣人、帮工,你何苦呢?

大儿子:阿弟,你难道不懂坐吃山空的道理吗?有过劳苦,才知勤俭,才会治家,来,来,帮哥哥挑一程。

浪子:(浪子试几次都挑不动担子)

大儿子:兄弟,你太娇生惯养了,来,我们两个人抬吧。

(弟与哥对面而抬,哥转身,弟也转身,对背而抬,搁担子,兄弟俩争争吵吵)

父亲:(上)你兄弟俩吵吵闹闹的争些什么呀?

浪子:父亲,阿哥挑不动,我来帮他挑。

大儿子:哼!

父亲:对,对,兄弟之间应该和睦同居,互助互爱。(向小儿子)不过,你不应该说是帮哥哥,这也上你的本分。(向大儿子)你做兄长的要带领弟弟,帮助兄弟。看你干得满头大汗。

(父为大儿子擦汗后,转欲向浪子擦汗)

父亲:你怎么没有一点汗?

浪子:我力气大,当然没有汗。

大儿子:父亲,算我无能,弟弟力气大这担子就让弟弟挑吧(气冲冲下)

父亲:唉,你兄弟俩啊,经常争争吵吵,真叫我父亲伤心啊!

浪子:父亲,请求你答应我,我要和哥哥分家。

父亲:什么?要分家……你还没有成家,为什么要分家?

浪子:父亲,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也已经长大了,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

父亲:难道你在家里缺吃少穿?

浪子:不缺少。只是……反正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

父亲:非分不可?

浪子:非分不可。

父亲:(思考后)好吧,你一定分,父亲同意你的要求,但分家后必须好好管理家产,勤勤俭俭过日子。

浪子:是,多谢父亲大人。(作躬,高兴下)

父亲:许多年轻人“和堂家”没有责任心,分了家,才懂道理,但愿我的小儿子分家以后有个大改变。唉,这付担子,唉!

(父挑担子下) (灯暗)

 

第二幕 离家

浪子:(独白)这几天我把分得的家产卖了,(拍了拍行囊)都在这儿了。在家里实在没意思,听说外面的大城市,花花世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要到那边去,好好享受人生的快乐。

父亲:(幕后)我的儿子啊,你不走啊,我的儿子喔,你回来吧!

(浪子身带家产离家奔走,父追喊,圆场,父拉住浪子)

父亲:我的儿喔,你听父亲的话,不要走,不要走啊!

浪子:父亲,我已决定离开家,离开你,往远方去!

(浪子推了父亲一下,父又追上拉住)

父亲:我的儿子喔,父亲已将一半的产业给了你,你就在家里好好地过日子吧,你在父亲的身边,父亲会看顾你的,你若离开父亲,到外头要受人欺凌,吃尽苦头的。

浪子:父亲,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我要到远方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浪子推父挣脱而去,父倒地)

父亲:我的儿子啊,你回来吧,你快快回到父亲的身边吧,儿子呵,你回家吧……

(灯暗)

 

第三幕 思儿

父亲:(上,独白)我老翁,今年70多岁了,儿子两个,唉,小儿子不听话,分去一半家产离家出走,至人今整整三年还未回来,我日思夜想,东寻西找,吃不下,睡不着,痛心呵痛心呵。我家中良田百顷,牛羊成群,粮堆如山,丰衣足食,仆人成群,雇工成班。……想起远离他乡的儿子,这些家产又算什么呢,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到处饥荒,我的儿子呵,你吃得饱吗;天气这么寒冷,你穿得暖吗?我的儿子,你在哪里?父亲为你流干了眼泪,喊哑了声音,父亲想你想得好苦啊……

仆人:(上)主人,你又在叹息了。

父亲:仆人,你可寻着我的儿子吗?

仆人:嗯……嗯……

父亲:你快快讲吧,你寻着我的儿子了吗,快快讲吧。

仆人:没……没有。

父亲:你再去寻寻吧,你带这信去,见着我的儿子就告诉他:父亲天天想他,盼他回来。你一定要劝他回来。

(父亲交给仆人一封信,仆人下)

(灯暗)

 

第四幕 浪荡

(张三手提钱袋兴冲冲上)

李四:(赶上)张三,今天你共赢了多少钱?那个朋友赌输了,眼泪也流出来了。

张三:什么朋友,外地人到处流浪,就叫他浪子好了。

李四:近来好运气,碰上招财爷。

张三:浪子带家产,流浪到这里。

李四:自从一相识,天天在一起。

张三:吃酒他付钱,白吃真爽意。

李四:赌钱都他输,垂头又丧气。

张三:我你剥他皮,他还蒙鼓里。嘻…哈…

张三:李四,叫浪子来喝酒。

李四:朋友,浪子朋友,快来!

浪子:(无精打采上)张三、李四,自从我们三人相识,天天在一起,大吃大喝,赌博作乐,我已经耗尽家产钱财了,当我困难的时候,相信你俩也会讲朋友义气,不会一脚踢开我吧。

张三:那当然,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么,走走,喝酒去。

仆人:(上)(欣喜地)哎呀,小公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回家吧,你父亲天天盼你回家啊。

浪子:回家,为什么叫我回家?我在这里天天快乐。

张三:就是,我们天天在一起寻欢作乐,家里哪有这么开心。浪子,别理他,我们喝酒去。

仆人:小公子,你还是回家去吧,喏,这里还有你父亲的信,盼你快快回家。

浪子:(推开仆人)我不回去,不回去,我在这里快乐极了。我们喝酒去,喝酒去。

(李四把信夺来撕掉,和李四一起把仆人推走,仆人伤心地回去。)

(三人来到洒店,背景上挂一“酒”旗)

李四:老板娘——

老板娘:(上)客官,请进,请进。

张三:有什么好酒吗?

老板娘:有,有,有绍兴老酒、山西汾酒、沪州大曲、洋河大曲、福建古井、贵州茅台,应有尽有。

李四:老板娘,有什么好菜吗?

老板娘:烧鱼块、炒猪肚、大三香、回锅肉、拌肉丝、炸排骨、芙蓉蛋、炖鸡汤,包客官吃得满意。

张三:老板娘,好酒好菜只管上来。

老板娘:噢,好嘞!(三人随老板娘进内)

 

第五幕 受难

(浪子,张三、李四醉醺醺上,张三持酒瓶往浪子口里灌酒。)

张三:干,干下去。

李四:老板娘结帐。

老板娘:(上)一共50个铜钿。

张三:(指浪子)由……由他……他付钱…

浪子:我刚才全输给你们了,现已身无分文了。

老板娘:那就请这二位客官付。(指张三、李四)

张三:搜!

(李四将浪子搜身)

李四:真真没有钱了。

张三:脱衣抵债。

浪子:别、别,天气寒冷,脱了衣服我会冻死的,看在朋友情面上,求求你们了。

李四:你已经是穷光蛋了,还称得上什么朋友。

张三:打!(二人揍浪子,浪子呼救命)

老板娘:别打,别打,会出人命的。

张三:你酒钱要不要?(张、李扒下浪子上衣)

李四:老板娘,还酒钱。(将衣服扔给老板娘)

张三:走。(张三、李四下,浪子受伤昏倒,大雪纷飞)

老板娘:可怜的年轻人哪,你怎么会交上这种无赖的酒肉朋友,你家里父母如果看见你到这个样子,真是要伤心死了。寒冬腊月,又下大雪,你衣着单薄,怎能受得了呢。……我还是接他到屋里暧暧身子……,不行,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人家会怀疑我用酒把他灌醉,谋财害命,那还了得,唉!(将衣服盖浪子身上)他们三人大吃大喝,吃了我不少酒菜,就只这件衣服抵帐。我是小本生意,赚一天度一天,如果还他衣服,全家得饿一天肚皮,小兄弟,请原谅,我实在无能为力帮你了。(取衣进内)

(灯暗) (灯亮)

(财主婆手提装有馒头的篮子上,被浪子拌一脚,吓了一跳)

财主婆:啊,有人冻在雪地里。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闲事少管。(走时又转头看)还会动的,还是年轻人。(心生一计)是个好劳力(将浪子呼醒扶起,给馒头吃)

浪子:(吃毕馒头)多谢,多谢大婶救命之恩。

财主婆:现在闹饥荒,粮食比金子还贵,二个馒头得付两个银元,拿钱来。

浪子:什么,二个馒头不过二个铜板,是你救了我的命,二个银元就两个银元。大婶,我是外地人,身边确实没钱,以后一定加倍还你。(转身欲走)

财主婆:(揪住浪子耳朵拉上)吃了馒头不付钱还想溜。

浪子:大婶,求求你,实在没有钱。

财主婆:那好,我正缺佣人,你替我放猪抵债。

浪子:能混口饭吃,干什么都可以。(随婆下)(灯暗)

(灯亮,浪子蹒跚上)

(浪子呼猪、数猪、喂猪、偷猪食豆夹吃)

财主婆:(上)你好大胆,敢偷猪食吃。(下)

浪子:猪啊猪,你三餐有人喂你吃,没有给你饿,没有给你冻,温温饱饱过日子。可是我,穿没穿,吃没吃,饿肚皮,你的食,也是我的吃,我还要偷偷吃。猪啊猪,我不如你。(轻轻放出背景音乐《谁在流浪》)(醒悟……)我父亲有许多雇工,有吃不完的口粮,难道我就这样饿死、冻死在这里吗?……可是我还有什么脸面见我父亲呢?……不,不,我要起来,我要回到我父亲那里去。我要对父亲说,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做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我要回家,回到阿爸家中……

 

第六幕 回家

(浪子从台左侧上,父亲从台右侧上,看见儿子,惊讶,欢喜)

父亲:那个人怎么这样象我儿子,难道真是我的儿子……哎,真是我的儿子,儿子啊。

(父亲冲过去,抱住浪子)

浪子:父亲(抱头痛哭)

父亲:我的儿子,真是你啊,你总算回家了,父亲终于见到你了,(与儿子连连亲嘴)父亲想你盼你好苦啊,(为儿擦泪)三年来,父亲东寻西找,吃不下睡不着,日也思夜也想,常梦到你在荒野上饥饿在冰雪里受冻,到处流浪,受人欺负。父亲愁白了头发,流干了眼泪……

浪子: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

父亲:(打断)儿子啊,别说了,回家了就好,阿爸仍旧爱你,三年不见,你怎么如此模样:面黄饥瘦,衣祖褴褛。仆人哪!赶快拿上好的袍子给我的儿子穿上,快拿鞋子来给他穿上。

仆人:(在幕后连连应声)是,是。

父亲:儿子啊,父亲的戒指给你戴上。(给儿戴戒指)(扬声)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

大儿子:(上)今天家中为何这么热闹?

仆人:(拿衣鞋上)大公子,你兄弟回来了,你父亲见他无灾无病地回来,把肥牛犊宰了。

大儿子:哼!(扔下手中工具,生气地)父亲,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并了你产业,他一来你倒为他杀鸡宰羊地庆贺。

父亲:儿啊,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又复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父亲:(扬声)把肥牛犊宰了,预备好酒席,我们大家一同吃喝快乐吧。

(一同下,剧终)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十个童女(玛窦福音25:1-13)
下一篇:无知的财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