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浏览牧灵圣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导航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牧灵圣经首页 >> 圣经培训 >> 圣经分享 >> 浏览文章
那一夜,我睡在加里肋亚湖边
来源:圣言童仆 作者:圣言童仆 日期:2019年10月01日 访问次数:

(一)睡在加里肋亚湖边
 

圣经专家宋之钧在《对观福音的讯息》一书中谈到以色列的地理环境,说“北部加里肋亚的葛法翁是耶稣常逗留之地,而且加里肋亚湖边夏秋气候宜人,夜间可以在外睡觉及自由行动。”这倒是真的,使我想起二十年前作为翻译前去参加的以色列朝圣之旅。那次前去以色列的是牧灵圣经各个版本的翻译团队,所以各国朋友都有,大约二十多人,可能因为我们要考察的圣经地点比较多,所以在圣地停留的时间挺长,有时候我们住的地方是法籍犹太人开设的有格调的山庄,与一般朝圣客落脚的地方不同。

 

记得那天我们到达加里肋亚湖边,入住非常温馨的湖边小木屋,小别墅彼此之间距离较远,免得互相打扰,而且都非常靠近湖边,且在棕榈树林间,另外还有一片蜜枣树林,我们到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小伙伴们拿一个木篮子出去,捡拾掉在地上的以色列蜜枣,当作第二天的早餐,那个时候中国朝圣客几乎没有。领队的神父把我们每两个女生分到一个小别墅,到了晚上十一点,我看同伴睡熟后,自己就悄悄地抱着毛毯跑了出去,来到紧靠湖水的草坪上,将毛毯一半睡在身下,一半盖在身上,那一夜就这样在加里肋亚湖边露天睡到天明,听着温柔浪涛的声音,正是九月中下旬的时光,天气十分干爽,温度也适宜,且夜晚一点都不害怕,还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耶稣对我说若15:13的一句话,至今难忘。
 

(二)在死海上飘一飘

 

记得在以色列的死海里游泳过两次,其实也不能称为游泳,因为死海的水比重特别大,大于人体,而且非常稠密,人体无法下沉,也就不能像在普通水中那样游泳,只能飘着看看书,拍张照片而已。

 

两次去死海,都有深刻的记忆。第一次因为不知道死海的水那么咸,结果上岸淋浴时,进到眼睛里一点点海水,结果刺痛难忍,眼泪横流,好在身体状态好,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次去死海就在几年前,因为在耶路撒冷住了两个月,最后跟几个朝圣青年一起开车自由行去死海及恩革狄,难忘车子从耶路撒冷出来,开向古木兰书卷遗址及恩革狄绿洲时,车子仿佛从高耸的峡谷中间穿过,左右都是褐色的峭壁,我们去参观了古木兰团体留下的遗址,看到以色列大师们拍的历史纪录片,棒到无以复加,再现了公元一世纪古木兰团体的真实生活与灵修,是音乐与画面的完美结合,外加历史的沉重感与庄严肃穆……我们还去了恩革狄国家植物公园,耳边回响着雅歌中的诗句,据说“沙伦的玫瑰,幽谷的百合”就是对恩革狄绿洲的描写。最后到达死海后,我们都去换泳衣,然后到死海海滩往身上涂抹矿物质丰富的黑色海藻泥,令人真正惊悚的是一个高大的德国女士突然昏厥过去,估计是因为天热体力消耗过度,以色列警察等人将她送上救护车。

 

据说公元七十年,古罗马军队占领耶路撒冷,统帅为惩罚反抗者,就将战俘统统投进死海,想淹死他们,结果战俘全部都安全漂回岸边,于是统帅认为有神保护士兵,就将战俘全部赦免了。

 

(三)平地而起的马萨达要塞

 

到达以色列东南部后,一般选择去死海与恩革狄绿洲的朝圣客,也肯定会去处于同一地区的马萨达Masada要塞。马萨达是一个地势险峻的天然堡垒,距离恩革狄绿洲国家公园大约25公里,它威严肃穆地矗立在犹地亚沙漠中,俯瞰着死海,马萨达是古代以色列王国的象征,也是犹太人热爱自由,反抗外国侵略者的精神标志。

 

在悬崖峭壁上的马萨达堡垒,其中有大黑落德的固若金汤的王宫,在公元66-70年发生过犹太人对罗马帝国的反抗,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及第二圣殿被摧毁,大量犹太人被残忍杀戮,幸存下来的义军残余携带家属逃往马萨达,他们借助马萨达的天然条件及黑落德王宫的粮食及收集的雨水,顽强抵抗罗马军队三年,最后在公元73年4月15日犹太人逾越节他们结束抵抗:  宁愿为自由死,不愿为奴隶生,最后900多人集体在马萨达上殉难而亡,从此犹太人的足迹从迦南地消失近2000年,直到上个世纪以色列复国。马萨达是犹太人的圣地,联合国世界遗产,永不陷落的马萨达精神已经成为全人类共同的精神瑰宝。

 

通向马萨达的自然道路极为险峻,最主要的是东侧的“蛇行路”,我是全程步行上去的,一切依旧记忆犹新,并深以为骄傲,因为我上去的时候已经快7月份,天气特别闷热,却看见一些犹太家长带学生们在崎岖的山路上攀爬,真的很佩服他们对年轻一代在民族历史方面的强化教育。我个人觉得如果到以色列朝圣,独自步行上到马萨达的顶端,再步行而下,简直就是一个不能缺少的内容,是必须滴!愿两千年前的900多个英灵在天主内安息,世界没有忘记你们的付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爱比生命本身更温暖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