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蜜月就出发,去石门坎苗寨支教
作者:口述:小鸡 采访整理:郭颜  文章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点击数 58  更新时间:2016-4-27 13:21:17  文章录入:admin1

我不清楚父亲是谁

 

我是广西人,生活在山里采集有色金属的矿业基地,我外公就生活在那里,到我已经是第三代人。我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也不在身边。说实话,到现在我还不太清楚父亲是谁。

 

从小跟外婆、舅舅、小姨长到15岁就出来到县城读高中了。当时抽烟喝酒听摇滚乐以示不同,高中二年级就退学不再念书了。为了离开广西,我还是参加了高考。

 

离开广西来到城市非常不适应,我很自卑,找不到存在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世界交流,吃喝玩乐、摇滚乐和性成为我生活的支撑。尤其当我情绪不好时,就靠这些东西。为了追求道德上的改变,我尝试了佛教,想通过学佛看中国传统的文化、音乐,但没一样东西可以帮助我。

 

25岁的我,生活已经糟糕到一个地步,不愿意让自己每日清醒地活着。这时候一个小女孩邀请我去教会,她是我朋友弹吉他的学生。我承认自己所有问题都是因着罪,但关于神之类的事我觉得挺搞笑。但我还是决定去教会看看,能否找到一个新的可以支撑精神的东西。虽然我当时走投无路,也喜欢教会的氛围,但却无法融入。本来希望自己变得更道德,但我还是不断犯罪,我在教会呆了一两年就离开了。

 

谁能帮我胜过罪?

 

后来一个基督徒音乐人姐妹给我介绍了一个牧师,我当时所有的憧憬就是换个教会试试看,就去了我现在的教会。其实,前三年还是完全没有变化,一个人默默在教会的角落,该犯罪还是犯罪,反正一直没有成为一个我期望的道德良善的人。

 

在教会里,我发现自己喜欢小孩,并希望更多服侍小孩。那三年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每两周去一个福利院工作。我还去了和孩子们相关的乡村图书馆服侍。我对两个群体有特殊的情感和负担:一是底层的、没人关注的人,因为我从小就不知道爸爸是谁,与生俱来有一种自卑感;还有一种是有缺陷的人,他们需要人主动去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才有勇气打开自己。

 

比如我去福利院和那些脑瘫、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在一起,看到他们的成长,我的心很快乐。当一个不敞开不爱说话的孩子,或不愿意与人接触的孩子成为我的朋友,我会很感恩。

 

不过,我的信仰状况不太好。到了第三年时,我的情欲问题就暴露了。当时,我找牧者分享,但我发现自己白天跟人分享,晚上就犯罪,这对我刺激很大,让我看到自己对性犯罪无能为力,而且感觉罪对人的侵蚀实在强大。靠自己胜过罪的期待完全破灭了,我知道只有从耶稣获得力量才能胜过罪。我开始依靠上帝,每天读经祷告,持续半年后,牧师认为我变了,虽然自己并没有太大感觉。

 

回看过去,当时我的生命发生了一个标志性事件:我认识到只有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可以解决罪的问题。我开始玩命地读经,当时我做了两件事,一个是看,另一个是记录,记录我对经文的不懂和每天的心事。读经时,我把罪恶对自己的侵蚀记录下来,摆在那里,求主怜悯,相当于用文字祷告,我会很细地给主讲自己的心事。那个过程相当漫长,大概有半年到一年,情欲和心思上淫乱的试探都很大,我必须要和主有很实在的关系,不然就过不了那一天。

 

新婚一周就出发

 

胜过情欲、生命有转变之后,有了追求服侍的力量,一种很强的使命感在我生命里涌现。一个比较成熟的同事让我询问上帝,为什么主让我做一份全国各地跑的工作?我就在祷告中寻求,祷告后就做了一个决定,每到一个城市,就和遇见的弟兄姐妹分享自己想长期去农村服侍孩子的感动。

 

我去上海时,分享结束有人告诉我,他们教会有一个姐妹经常发一些服侍小孩的信息,正在组织一个团队去农村服侍。我就想要认识她。那个女孩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她告诉我她以前经常去短期支教,现在想做一个长期计划。她正在组织一个团队,结果我成了第一个加入者。她说我是男生,这个团队就让我来负责组织和筹划,我就尝试去做这个事。

 

她想去广西,我想到四川,结果到中间,贵州石门坎出现了。我们觉得若想了解这是不是上帝的旨意,不如实地考察一下。之后我们做了一份几十页的调查报告,向教会汇报。

 

当时我们已确定关系,教会对我们做了婚前辅导,特别把我以前的罪深深挖了一遍。面对自己过去的罪仍然很难,但牧师鼓励我说:所有人在基督里都已变成新的了,那个犯罪的人已死去了,不要在意,这些有血有肉经历过的挣扎都可以成为以后的资源。

 

教会一直没有对外的服侍项目,但他们看了之后觉得我们是认真的,并认为这是一个应该做的事。祷告寻求后,我们就积极准备教学工作和一些专业知识,预备了挺长一段时间。在结婚一周之后,我们就去贵州乌蒙山区石门坎的苗寨支教了。
 

叫彼得的苗族孩子

 

我所支教的两个大花苗的寨子,每个苗族孩子,除了起汉族的名字,都有一个苗族名字,如彼得、所罗门、利百加……这些他们称为苗族的名字,都是当地教会的传道人以圣经人物的名字给他们取的。这是当年宣教士留下的传统之一。

 

我们教的孩子们和家长,他们大多都说相信耶稣,不多的一部分会参加主日礼拜,不过信仰对生活的影响不大。孩子们参加礼拜主要是能上街玩,买零食吃,但聚会与唱赞美诗的传统却一直延续至今。

 

每年学校过六一儿童节,家长们来学校踢球,他们几乎都会踢球,问是谁教的,说是祖辈的人。足球这项现代运动是十九世纪末由英国宣教士柏格里带入该地区的。当年孩子们最拿手的运动就是足球,中华民国第一支国家足球队中就有来自贵州苗寨的学生。直到今天,苗寨的孩子们无论男女都爱踢足球。

 

这里的人寿命很短,60岁已算高寿。记得有一回和一位孩子到山里去玩,看到苗族人的坟墓,问他们是否会祭拜祖先,他说我们苗族人都不拜的。自那次对话之后,我留意到苗族人的坟墓与汉人区别明显,苗人的墓毫无祭拜的痕迹,而汉人的坟墓,祭拜的痕迹明显。不祭祖显然是当时宣教士留下的宗教遗产,这些习俗一代代传留至今,继续影响着新一代的苗族孩子。

 

宣教士柏格里与邰慕廉所著的《苗族记实》用一个篇章记录了他们何等爱苗族的孩子,他们称孩子们为“上帝的爱心之花”——“基督教的事工若只是在成年人中展开,而不去激发孩童的热诚,那么有一天它迟早要归于失败。不论任何人,只要永远热爱那些小孩子们,就是对耶稣的爱戴。”

 

“在苗族人中的归信运动向我们开启了无数孩童的心扉。不久,在孩子们与宣教士之间,就形成了一种联合和友谊的纽带,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破坏它。对我来说,这一直都是全部工作中最具吸引力的部分。这些贫苦、不甚洁净、任性的苗家小孩子具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

 

正是在这样的爱中,宣教士们奉行“哪里有教堂,哪里就有学校”,教导孩子知识、文化、信仰、音乐、体育,涉及教育的任何一个层面。从1911年始,每年端午节,当地都会举办运动会、歌舞赛会,最多时有来自贵州、云南、湖南、四川100多支运动队参加。当地陆续建起小学、中学、体育场、游泳池、教堂、孤儿院、药房和麻风病院,只是今日已所剩无几。

 

他们内心深处害怕什么

 

支教的头一年,在山上都吃不到什么东西,但第二年昭通开了一个沃尔玛什么都有了。走到镇上要6小时,有时候走两三小时能搭到车。每周到镇上,啃肯德基的鸡腿,洗个澡,是最嗨的事。等我们结束支教回城,鸡腿再没那么好吃了。

 

村民会敲诈人,不过他们本来就互相敲诈,外来的要更小心一些。有一次我和妻子在山里迷路,摸到半夜才遇到几个本地人,他们带路总算走了出去。中途一个壮汉回头打量我们半天,对我说‘你老婆挺漂亮的’,我吓得腿都软了,那么黑,打又打不过。不过他说了这句话就继续走,没发生什么。

 

山上虽然食材单一,但品质非常高,家长们也会送东西给我们吃。山上的鸡蛋太好吃,市面上五六个蛋都炒不出一个蛋的香味。慢慢的你对世界、对同伴、对金钱的观念都变了。我们两个人在山上一个月只花一两百块。回重庆后,朋友们对我们的金钱观都震惊了。

 

山上什么都好,冷也不怕,可以劈柴、烧煤。唯独一点就是跳蚤,这东西,打药打不死,只能硬挺着被咬。晚上睡觉时被咬会不自觉的去挠,抓破了皮肤就坑坑洼洼都是包。我妻子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点。一年大概要被咬四个月。

 

乌蒙山区山高雾大,我们支教的生涯进入第一个冬天,天气寒冷无比。有一日放学后,我们去一个彝族人的家庭家访,与孩子们、家长交谈时间太长,离开时天色已黑,下起毛毛雨,寒风刺骨。我们需要做一个决定,走大路还是走小路回学校。大路是一条小公路,路较绕,小路狭窄泥泞。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走小路,因为渴望早点回家。

 

大约走了3分钟,突然听到呜呜的呻吟,让人心里发慌。我们继续前行,突然黑暗处传来一个声音:“救救我,救救我!”走近一看,路边一个苗人晚上偷挖煤炭,泥土塌方,整个身子三分之二埋在下面,动弹不得。我们无法施救,跑去喊那户彝族人出来帮忙,好不容易把人给挖出来。这位苗族朋友对我们说,本来不想叫我们救他,因担心被罚款(私采煤炭),后来听到说普通话,知道是老师才呼救。

 

这句话,让我和在场的另一个老师沉默。我们走在漆黑一片的山间小路,走回学校。我们知道,在夜里,是没人走那条路的,那么冷的夜,再冻一会儿,那个苗族人或许就死了。是什么力量,让他可能会放弃生命而不选择呼喊救援?他内心深处最害怕的是什么?他是这两个苗寨苗人的内心状态的缩影,而我们正教导着他们的孩子。我们能给他们带去什么,才能与裹挟他们内心的黑暗对抗?我们低头祈祷,为他们也为我们自己。

 

有一种药可以救我

 

随着打工人潮增多,消费主义、性开放等观念冲击着苗寨的生活,也吞噬着孩子。中国儿童传统文化教育,郑振铎先生说过就是“伦理、故事、识字、诗歌”,而基督信仰强调,一生的果效都由心发出,连于人心的源头,“伦理、故事、识字、诗歌”都能产生果效。

 

课堂上不允许宗教教育,但信仰的伦理与中国传统伦理在许多方面是暗合的。举例,“业精于勤,荒于嬉”,这与《圣经》箴言里教导不要懒惰一致。而懒惰,每个孩子都需要面对。于是我们提炼出一些信仰伦理的诗歌,与孩子们一起朗读,鼓励孩子们与懒惰争斗——

 

懒惰人啊!你去看蚂蚁,/察看他们所行的,就可得着智慧。/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统治者,/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的时候积聚粮食。/懒惰人啊,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什么时候才睡醒呢?/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你的贫穷就必像强盗来到,/你的缺乏就必像拿兵器的人来到。

 

这些与懒惰争战的思想会慢慢影响孩子们的心,最直接的体现是,他们朗读变得认真了,作业工整了,不想做的事开始愿意做了。有个孩子叫张礼国,他的成绩差到一塌糊涂,腼腆自卑不爱说话,考试从来都是个位数,这与他的懒惰有很大关系。他的心慢慢在变化,他在一篇作文里写到:“有一次英语考试,试卷发来,我看到了一个6,后面还有一个0,我高兴坏了,可惜当时爸爸妈妈不在家,不能马上告诉他们。现在我是一个努力的孩子,有一种药可以救我了,就是不要做懒惰人!”

 

童书乌蒙

 

100多年前伯格理来到乌蒙苗寨,他的日记记录着乌蒙苗民与他的故事。一百多年后乌蒙苗寨的孩童,以孩童的眼光,书写他们所见所感之乌蒙。

 

“童书乌蒙”是我专为学生做的微信公号,童,即是孩童;书,书写,孩子们每天在写作课上写的日记。乌蒙童书也有孩子的绘画和诗歌,就绘画而言,可惜我们这批志愿者没有美术专业的,没法教孩子们更多。大花苗的孩子天生喜欢画,艺术感知相当强。他们从来不会问老师,怎么画?他们都是提笔就画,久久不愿结束。

 

中国传统的人观是人之初,性本善。我们鼓励真实,并保护孩子们的真实表达,即使有些想法似乎不符合道德伦理。他们不怯于表达内心的一些“没有道德”的想法,例如有个叫超超的汉族孩子在他的日记里问道:“我的内心世界为什么都是一些坏事?”当一个孩子能在写作里袒露自己内心的坏,在我们看来已是好的开始。童心的表达有了安全感之后,便有了童趣、童思,童悲、童惧、童怒……这是孩子生命力最宝贵的情感,许多时候却被教育抹杀。

请看孩子的“童书”——

妈妈说
蛤蟆也是上帝的孩子
文/梅梅

昨天晚上天已黑了,我要去上厕所。到了那里我踩到了一只癞蛤蟆。我想,这个石头怎么这么柔软呀!我用脚抖来抖去,这还挺好玩的呀!我一提起脚来它就跳,还呱呱叫着,那声音真难听呀!我才知道是只癞蛤蟆,我就吓到了,急忙跑开去,我最怕癞蛤蟆,就拿了块石头压着它。

 

回到家里,我就跟妈妈说:“我看到了一只癞蛤蟆,我还用石头压着它。”妈妈就说:“癞蛤蟆也是上帝的孩子,所以不能这样对它。”我就急忙跑出去,把石头拿开了。那时我就想,癞蛤蟆怎么是上帝的孩子呢?它长得那么难看,上帝怎么可能收它做他的孩子。

 

妈妈就说:“上帝不是看外表,是看内心的。如果上帝只看中漂亮的,那么丑的都不是它的孩子吗?上帝只看你的内心,上帝只看你的内心是善良还是丑恶。”妈妈这样对我说,我懂得了这样一个道理。

 

(注:梅梅的妈妈是个目不识丁的女子,用汉话也不太能交流,她的胆小与自卑流露于我们的每一次交谈之中。记得有一次家访,我想给他们家拍一张全家福,她妈妈不愿意照,躲在门边谁也劝不动,因为她觉得自己刚干完活太脏了,不适合照相。躲在门边默默的看着我们拍照的梁越梅的妈妈,按着自己教导孩子的“上帝不看外表,是看内心的”,是不是也渴望这样被爱和被接纳呢?)

我和朋友的真情
文/丁丁(13岁)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在山林里玩,我们两个人,用自己的钱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我看到他有三瓶矿泉水,但我没买到。不过,他的东西没有我多,那时我看了他的水一眼,但我没有让他把水分我,我又很渴。

 

过了很久,我们玩得跑得又累,而且比刚才渴多了。我心里想,他不分我喝,等一下我也不分他吃。过了不久,我吃了那些东西两三包之后,我觉得有一种眼花头晕的感觉,就忍不住对他说,我能拿你的水喝吗?他也说,你那包东西我也看了很久了,我可以吃吗?我们就高高兴兴地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我们觉得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一起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真好。

往事
文/小光(10岁)

上学期我的爷爷去世了,我很伤心。因为我每次去他家,他都会给我和妹妹钱。我们不要他的钱,可是他趁我们不注意,把钱放在我们的包里。他还给我们讲了很多故事,他常说:“彼得呀,你要好好学习,以后要成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没想就答应了爷爷,事到如今,我没有成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那一天我哭了很久,哭得眼睛很红。晚上我梦见爷爷活了,我就和他一起到处去看风景。可是我一醒来爷爷就不见了。第二天是过年,很多小孩子都买了枪玩,玩得很开心,可是我却很伤心。有人叫我去玩,我却没有理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心里的悲伤。很多人也来安慰我的家人。

 

我每天去爷爷的坟前看一下,我想:为什么人会死,为什么人会死还存在?人应该去天堂还是去地狱?我真的很想死,因为死了能去见爷爷,再怎么样人还是会死。可是我又想起我答应过爷爷的事,要好好学习,成为堂堂正正的人。

 

于是我就把我的坏念头扔了,我要好好活着,实现我亲爱的爷爷的梦想。

悔改的事
文/丁丁(六年级)

 

几年前,我和弟弟还有妹妹在家里看电视,我只是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弟弟却打得妹妹大哭,我忍不住踢了弟弟一脚,还把妹妹拉到门口去了。后来,妹妹越哭越厉害,我就进去又踢了弟弟两脚,弟弟也哗哗流眼泪,我看了很心痛。因为可能是妹妹不听话,弟弟才打她的,我就想悔改以后不打他们,但是每一次他们打架,我还是忍不住要打,改不过来。

 

现在,我不打弟弟妹妹了,可我喜欢上了打游戏。而且拿爸爸的手机一玩,就要玩到没电。有时候,手机边充电我边玩,爸爸妈妈叫我去干活,都好像没有手机好玩,我就不理他们,继续玩我的,爸爸打工后,妈妈在家生病了,还在地里干活。我在家里玩游戏,看到妈妈不好受,我就想悔改少打游戏。今年我不会玩太久了,我也有帮妈妈干一些活。

 

这些就是我己经悔改的事,不打弟弟妹妹了,游戏也打得少了。

(文中斜体部分的备注为境界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