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教宗方济各与《牧灵圣经》
作者:曹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1547  更新时间:2014-2-9 0:19:10  文章录入:admin1

      恰逢新年伊始在马德里的保禄修会出版公司工作,得知其总会长意大利的萨希神父(Silvio Sassi)曾向教宗方济各呈送过中文版《牧灵圣经》。来马德里皆因我们计划在2014年再版印刷五万册《牧灵圣经》,就此计划我与“天主教牧灵圣经国际协会”(简称SOBICAIN)的负责人西班牙保禄修会的安塔神父(Francisco Anta)一起商讨相关事务:[1]从该协会出资印刷,到与南京爱德印刷厂签约,到新版《牧灵圣经》在国内2014年销售的价格等等,不一而足,我们一直在详细分析和研究再版印刷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最后终于按照“牧灵圣经国际协会”的建议而制订了本期的总发行策略:不会免费赠送新版《牧灵圣经》,而是将以合适的价格发售。

     在此期间,我从保禄修会的其它新闻渠道里获悉,其总会长萨希神父2013年5月2日曾经带着《牧灵圣经》去觐见过敬爱的现任教宗方济各。总会长曾经跟教宗详细解释过《牧灵圣经》在中国教会内对教友信仰成长所起到的作用,并直接带动福传事业。以推动《牧灵圣经》来帮助中国教会,教宗对此深表赞赏,称其为“一条合适的道路”。



     得此信息后,我即刻前往保禄修会总部网站下载了他们总会长萨希神父亲自撰写的与教宗会晤的文章,也请求安塔神父与几位曾经同去觐见教宗的同会领导们进行电话沟通,结果大家的分享与总会长所分享及所写的非常吻合。虽然萨希神父的文章中没有多提教宗手捧《牧灵圣经》中文版时所发出的鼓励话语,但是保禄修会多位当时在场的领导们的分享和见证给我们确定了事情的真实性。

     保禄修会在罗马的总部又很快发过来两张照片,皆为其总会长在觐见教宗并呈上中文版《牧灵圣经》时拍摄,其中一张是萨希总会长向教宗解释《牧灵圣经》的翻译和出版简历;另外一张是与教宗分享《牧灵圣经》中文版的翻译特点,即已故法国圣经专家中文版翻译顾问于贺神父(Bernard Hurault)所倡导的专门服务于普通教友的通熟易懂的翻译风格和文字表达方式,[2] 教宗对此表示赞同。总会长还向教宗介绍说:现在《牧灵圣经》中文版已经有电子版和网站,以便向全球中文读者提供该版本免费下载的机会。

     触类旁通,借讲述教宗接收《牧灵圣经》之事,请允许我介绍几段与《牧灵圣经》出版相关的小史。

     第一,需要简单介绍一下《牧灵圣经》西语版的情况,便于我们更好地了解现任教宗与《牧灵圣经》中文版之间的关系,其相同点是两者都出自拉美教会。《牧灵圣经》的第一个版本为西语版,于1971年由在智利贫困矿区传教的法国于贺神父及其同伴将圣经从原文翻译成简洁流畅的西班牙语,目的在于方便基层教友领悟天主圣言。此圣经译本经智利主教团的审核后获得教会出版许可(Imprimatur),由西班牙保禄修会的“天主教牧灵圣经国际学会”负责印刷和发行,在主管神父安塔的组织和带领下,学会在过去四十三年间共发行了近7300万册西语版《牧灵圣经》(其书名为La Biblia Latinoamérica),因亦曾获得厄瓜多尔及秘鲁天主教主教团的圣经出版许可,故发行范畴由最初的智利推及到除巴西外的全部中美及南美国家。该版圣经为拉美地方教会的成长及教友信仰生活化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西语版的《牧灵圣经》也是全球天主教圣经发行史上发行量最大的版本。

     第二,我认为需要解释一下《牧灵圣经》中文版的翻译过程和出版情况。该版本的中文翻译工作由鞠躬尽瘁的于贺神父发起、组织及带领,他于1992-1997年间在菲律宾和台北分别拥有两个相互作用的翻译小组。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老人家每个月往返于台北和马尼拉之间,指导及交换翻译小组的成品。

     当年的两个翻译小组的成员大部分由教友翻译构建,而来自中国的王凌女士(上海)、李玉女士(上海)加本人(吉林)曾是“马尼拉翻译小组”成员,回首当年字斟句酌、废寝忘食的翻译过程,确实可以用筚路蓝缕,刮摩淬励来形容,最辛苦的当属那时已经70高龄的于贺神父。主体翻译工作完成后,于贺神父于1998年将译稿递交到香港教区,请求教会的正式审核及批准,教会出版圣经所必须拥有的圣经出版许可(Imprimatur)最后由当年的汤汉主教(如今的汤汉枢机)给予。其后印刷和发行的第一个中译本以繁体版问世,发行和销售地点为港、澳、台。

     《牧灵圣经》简体版第一个版本于2000年在中国出版,使用的仍旧是香港教区给予的圣经出版许可。至今为止,《牧灵圣经》中文版在西班牙“牧灵圣经国际学会”的主持下已经在中国发行了三十五万册,今年即将印刷和发行的五万册将更大力度地召唤各个堂口对教友学习圣经的重视。天主圣言是教友生活脚下的明灯和路途上的亮光,没有对圣经的学习,教友们就无法真正认识天主,也就无法焕发出基督徒的生命活力。[3]

     第三,我认为很有必要在此重新回味《牧灵圣经》中文版翻译顾问于贺神父关于推动教友阅读和实践圣经的谆谆教诲:“牧灵圣经致力于用通熟易懂的翻译风格将天主的圣言带到教友的生命中和生活里,达成与天主的相遇,促成个人生活从内到外的改变,也召唤作为基督肢体的基督徒团体的成长和成熟,从而让福音传遍中国的各个角落。”[4]

     言归原题,方济各宗教对《牧灵圣经》中文版的接收确实给保禄修会及在国内工作的我们这些志愿者以极大的鼓舞,我们在2014年将更大力度地邀请各堂口使用《牧灵圣经》,让教友通过接触圣言使信仰得到坚固,并焕发基督徒应有的活力。虽然这两年因为法国泰泽团体对大陆教会捐赠了一百万册思高圣经,而使教友们离圣经更近了一步;但是纵观教会现状,发现我们还有太多的兄弟姐妹对圣经鲜有所知,从未给教友们举办过任何圣经学习班的堂口并非罕见。我们的教会还需要大力度地推广圣经,重视圣经在教友生活中的位置,带领教友倾听天主圣言,以便使我们能辨认时代的征兆,同心协力,回应主旨。就像当年流放归来的以色列子民在厄斯得拉的带领下宣读律法书一般,借助“倾听天主的圣言”,天主的子民治愈了历史的创伤,超越了分歧和分裂,拥有了新的凝聚力和方向感。[5]

    推广圣经既是实现梵二启示宪章的号召,更是在中国福传所必不可少的精神和实际准备工作。[6] 让我们在圣神之风的激励下,同携手,共奋战,给教友们带去圣言的陪伴和指引,让教会的复兴从每一位教友接触圣言和实践圣言开始。
 
 
 
[1] SOBICAIN:全称Sociedad Bíblica Católica Internacional 天主教牧灵圣经国际学会。本会是《牧灵圣经》中文版的出版人和唯一赞助协会。 该圣经协会由保禄修会的会祖真福意大利神父Alberione建立于1924年,并于1960年获得教宗若望二十三世的审核通过。其宗旨在于遵从和执行耶稣复活后吩咐门徒们的大使命:往世界各地去吧!把福音带给一切受造者。(谷16:15)现任会长是西班牙的安塔神父(Francisco Anta)。
关于SOBICAIN详细资料请登录其官网http://www.sobicain.org/
[2] Bernard Hurault (1924-2004)法国巴黎凡尔赛教区神父。《牧灵圣经》注释作者和多个版本的翻译顾问。
[3] 旧约圣咏119:105。圣热罗尼默说过:谁不认识圣经,就是不认识基督。
[4] 梵二文献启示宪章第六章第22节关于圣经翻译的重要性这样阐述:要给基督信徒们敞开到达圣经的门径。因此,教会自起初就把那部极古的,称为古经七十贤士的希腊文译本,视为已有;对其他的东方译本及拉丁译本,尤其对那部称为通行本的拉丁译本,也恒久不断地尊重。因为天主的话应当提供给各个时代,为此教会以慈母的心肠,设法促使适当而且正确的各种语言之译本出版,尤其按圣经原文翻译更好。但愿能有机会,并经教会权威者的许可,与分离的弟兄们合作翻译圣经,供给所有基督徒使用。
[5] 旧约·厄斯德拉下8章。
[6] 梵二文献启示宪章第六章第21节:教会常常尊敬圣经,如同尊敬主的圣体一样,因为特别在圣礼仪中,教会不停地从天主圣言的筵席,及从基督圣体的筵席,取用生命之粮,而供给信友们。教会把圣经与圣传,时常当做自已信德的最高准绳,因为圣经是天主默感的,并且一劳永逸用文字书写下来,恒久不变地通传天主的言语,而使圣神的声音,藉先如及宗徒们的言语发声。所以教会的一切宣道,同基督的宗教本身,应当受到圣经的养育与统辖。在天之父藉着圣经慈爱地与自己的子女们相会,并同他们交谈。天主的话具有那么大的力量及德能,以致成为教会的支柱与力量,以及教会子女信德的活力,灵魂的食粮:精神生活清澈不竭的泉源。